网是科技(netcore磊科)

netis丨幸福的涵义

日期:2020.03.26 浏览量:3943


放假前,

幸福是一张车票,载着回家的希望,

憧憬着团圆的快乐,期待着丰盛的菜肴;

放假中,

幸福是一座房子,荫蔽着家人安稳,

没有新冠病的侵扰,嬉笑打闹日夜陪伴;

放假后,

幸福是一个绿码,有着健康的身体,

携带着回归的庆幸,返回到工作的地方。

 

 

幸福是什么?

也许是一种对美好的期许,

是对未知的好奇追求,是意外之喜,

也是意料之中的心心念念,

是小确幸,也是淡定从容的平静。

 


图源:花瓣网 -@猴子石

 

现在,端坐电脑前敲击着键盘,看到的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复工前有人冲锋前线,为了疫情打打点点;

幸福,是对所有员工不离不弃,天南地北关心爱护;

幸福,是你在忐忑工作前景时,突然跳出工资短信;

幸福,是即使疫情当前也不忘节日体贴发放礼品的大爱情形。

瞧,戴着口罩,看见你笑弯的双眼,感受你舒展的笑容,才能体会幸福,是那么妙不可言。

 


公司给全体员工发放贴心礼品

 

终于明白,当下时光,弥足珍贵;

终于悟到,陪伴在旁,才是最爱。

 

当然,幸福不仅仅停留在这里,它还会带来惊喜。公司向全体员工发起了“寻找抗疫一线奉献者”有奖征集活动,只要身边有奋斗在战疫一线的医护家属,公司将为战役英雄送上万元关怀大礼!拼搏的时候有多苦,此刻的幸福就有多甜!幸福,是背后有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幸福,因为同属于网是下的一片蓝天!

 

 

采购部门胡文娟同志的父亲从2020年1月23开始投身于抗疫一线工作(湖北孝感某医院发热门诊),直到现在还依然坚守在一前线,这样的抗疫英雄值得我们赞扬和敬佩,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抗疫英雄的光荣事迹。

 

我的抗役日记

 

父亲口述,我(胡文娟)整理。

 

在基层医院,大年三十一般都很冷清,然而今年却全院处于戒备状态,迎战2020年的头号敌人——新型冠状病毒。

 


胡文娟父亲

 

我从腊月29接到上级指令要做好两个月无休的准备,医院迅速搭建起临时发热门诊和隔离间,从医院大门开始对病人量体温,病人几乎都是走发热门诊,从几个到十几个再到几十个,隔离间人满为患,因医疗条件有限,有明显症状的只能用救护车一趟一趟往上级定点医院送治,这里医护人员不足,几名医生白夜班轮番上,连续三十多天白班上完接着上夜班,印象深刻的是除夕那天家人看我没下班回家吃饭,孩子妈妈端了一碗饺子送过来,不让她过来非得送来,说除夕再怎么也得吃碗热腾腾的家里饭。

 


胡医师大年三十的年夜饭

 

其实吃饭休息这些都能克服,关键是一开始我们只有普通医用口罩,防护服、眼罩、手套这些资源在当时供应不足,一周过后,孝感也发展成重灾区,很多家乡的爱心人士在资源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依旧为我们送来一些消毒液和口罩,上级也为我们发放了一些防护服和眼罩之类的物资,但是毕竟有限,在稀缺的情况下,防护服只能穿一整天后脱下来喷酒精消毒之后挂一挂继续穿,有总比没有好。家里孩子们整天担心我密切接触确诊患者却连手套都没戴,号召外地爱心人士给我们筹集,却最终也没能运输进来,医生们基本都用酒精擦拭手及裸露皮肤,就算皮肤干得掉皮也比不消毒要放心。

 

后来政府又号召了一部分有过医护经验的返乡人员当起了志愿者,真的非常感谢这些人的支持奉献,给我们缓解了部分压力,那些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的人员隔离点都留下了这些志愿医护人员的美丽身影。

 

“虽然有点辛苦,但在我从医这几十年能碰到这么一场战疫,也算是不枉此生”。这是父亲原话,他讲的很轻松,但我能看到他在这场战役基本胜利的时候才轻轻松开的拳头。

 


公司同事暖心支持

 

胡文娟说:

过年期间这些日子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我希望这是一场噩梦,梦醒之后依旧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在这长长的梦里,我们劈柴,种菜,做网红美食,自己动手做一切可能实现的玩具,陪孩子体验我们记忆里的童年。

 

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拿起手机看那些心惊肉跳的数字,祈祷快快熬过专家口中的十四天,结果一个又一个十四天。身边的很多亲人朋友同学都在不停的筹措物资免费发放,自己只能捐些钱物只能在各大群里奔走呼号,希望能为家乡的基层医疗带来一些资源,虽只是杯水车薪,但求力所能及的心安,因为父亲是一线的一名医生,仿佛自己这么做就定会换来父亲们的胜利和平安,后来也确实是胜利和平安。

 


胡文娟

 

一夜之间,家家闭户,原本用来迎接新年的烟花被默默的收到了一角,收到老友的信息问我父亲的消息,也收到平时没怎么联系的朋友发来的问候,全部放到心里,只是淡淡的回复着她们一切安好,来粉饰这一片天空里的大多数人的恐惧和千疮百孔。以至于后来在各种社交平台看到很多人对家乡的诋毁,对家乡人的谩骂和抵触,对在异乡的家乡人的极端冷漠,我都能轻撇嘴角,戏谑一笑: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况苍天饶过谁。而芸芸众生,多数都如我那些老友般良善,顿觉甚幸。

 

这一疫已然接近尾声,该上班的上班,该生活的生活,但大家始终都持谨慎态度,我们生活在英雄的国度,英雄的城市,可我们并不想被人称做英雄,因为很多英雄往往都伴随着生离死别,我们只想在危难时刻同自己的命运拼个天黑地暗你死我活,只想一家老小春赏花夏闻风秋观月冬听雪,而留下来的,就一定会听见胜利的号角声!